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国医大师熊继柏谈疫情防治:准确运用中医药才有可靠疗效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20-02-13 09:46)
文章正文

  “这次新冠肺炎疫病的发生和流行,对全体中医行业是一个很大的考验,既考验我们的医德医风,也考验我们的医疗技术和医疗水平。我们不单单要有决心,更要有办法,而且要有准确的办法,即准确的辨证施治法则以及预防措施。”国医大师、湖南省防治新型肺炎中医药高级专家组顾问熊继柏近日在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电话采访时说道。

  在访谈过程中,年近八旬的熊继柏引经据典,从病名,到包括病因、病邪性质、传播途径、病位等在内的病机,再到整个完整的中医理法方药、诊疗预防,详细阐述了他对于此次疫病的防治思路。

  明确病机 准确辨证

  熊继柏指出,中医治病有一个基本的原则,就是辨证施治。张仲景《伤寒论》里讲,“观其脉证,知犯何逆,随证治之。”《黄帝内经》也明确指出,要“审察病机”“谨守病机,各司其属”“勿失病机”。为什么一定要强调病机?就是告诉我们要辨证,中医是离不开辨证的,在准确辨证的前提下,才能够准确施治。

  “比如,这次新冠肺炎疫病,本来病位在肺,如果治到肠胃、肝或者心脏上,就乱了。此外,目前关于病邪性质,有人说是伤寒、湿温,还有人说是阳气虚、脾胃功能弱,说法很多,年轻的中医大夫很容易找不到方向,所以明确病机是关键。”

  具体到此次疫病,熊继柏认为,首先要弄清这是一个什么病?它不是一般的外感病,更不是一般的杂病,首先要明确它是传染病。在《黄帝内经》的《素问·刺法论》中讲:“五疫之至,皆相染易,无问大小,病状相似”“避其毒气,天牝从来。”这段原文告诉我们,疫病就是相互传染,无论老少都是同样一个病症,就称为疫病。所以,毫无疑问这个病就是属于疫病,它的病因是疫疠的毒气。

  目前,有专家将此次疫病定性为寒症,熊继柏则持不同看法。他表示,疫病的病邪性质有两大类,第一类是温热类,第二类是湿热类。温热类多发于冬春季节,湿热类多发于夏秋季节。温热类的疫病基本上是从口鼻传入,比如流感、麻疹、白喉、百日咳以及当前所发的新冠肺炎,属于呼吸道传染。而湿热性质的疫病多是肠胃道的传染病,比如急性胃肠炎、霍乱、痢疾,脑膜炎里的乙脑。因此,这次疫病,应将病邪性质确定为“温热浊毒”。

  “伤寒不是传染病,而疫病是传染病;伤寒邪是从体表毛窍进入的,而温邪、疫邪是从口鼻传入的。这就明确了,不能把疫病讲成伤寒。此外,不是说冬天发的病就一定是寒邪,这里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因素,按照《黄帝内经》运气学的规律,去年从大雪到立春这个阶段是少阳相火。在这种火热之气的干扰下,如果气候确实有特殊的变化,就容易发生疫病。”熊继柏分析称。

  此外,熊继柏表示,还要清楚病变部位,疫邪从口鼻进入,属于呼吸道传染。《吴医汇讲》里讲,肺为呼吸出入之门户,口鼻进入疫毒之气,必然先伤肺气,毫无疑问,此次疫病的病位在肺。此次疫病的主症是开始发热,然后主症变为咳嗽、气喘。《黄帝内经》讲:“肺病者喘咳气逆”,咳、喘、气急都是肺的病。但是有一个复杂的因素,学中医的应该知道,肺与胃经脉是相通的,肺与大肠是互为表里的,它们有经脉联系,所以肺有病必然影响胃肠。因此在疫病的病变过程中,有一些病人确实有胃肠道的症状,比如胸闷、泛恶、欲呕,甚至于大便溏泻,但要清楚其主要病位在肺,胃肠道的症状只是一个兼证而已。

  “必须指出的是,中医要想准确辨证,必须到临床一线,不了解病人的实际情况,只能是纸上谈兵。”熊继柏强调。

  用对方药 准确施治

  “中医在准确辨证的前提下才能够准确施治,而准确施治的关键是要用对方药,中医用方第一要针对主症,第二要针对病机,要有准确的施治法则、准确的预防措施。有了法则之后才有方剂,方剂不是乱开的。”熊继柏表示。

  他认为,此次新冠肺炎可分为四期,第一期是初热期,包括咳喘期,第二期是重症期,第三期是危重期,第四期就是恢复期,并根据四期确定了治疗方案。

  对于如何用对方药、准确施治,熊继柏以第一期初热期的一种证型——邪犯胃肠型为例进行了讲解。

  他表示,处于初热期的病人中,有一部分病人一开始确实有恶心欲呕、大便溏等症状,因为肺与胃肠是相互联系的,所以出现这个症状,只能把它作为一个兼证看。这个症状表现食纳差、大便溏泻、恶心欲呕,有的还腹胀,有的疲乏,有的舌上是薄黄苔,有的是黄腻苔,这个时候要化湿浊,重点是化浊,也叫清热化浊,理气健脾,也可以讲理气运脾。可以用王孟英的王氏连朴饮,还有《医原》里面的藿朴夏苓汤。

  熊继柏解释称,王氏连朴饮里面,黄连、厚朴是君药,里面还有一个栀子豉汤,还有法半夏、菖蒲和芦根。栀子豉汤是治疗热扰胸膈的,但大便溏泻不能用栀子,《伤寒论》里讲,病人大便旧微溏者,不可用栀子豉汤。这一点不能忘了,所以方中的栀子豉汤可以去掉。藿朴夏苓汤的藿香、白蔻仁和王氏连朴饮中的菖蒲都是去浊的。藿朴夏苓汤重点是化浊利湿,治疗大便溏泻,所以合用藿朴夏苓汤。王氏连朴饮和藿朴夏苓汤可以治疗胃肠这些症状,但这是一个兼证,一旦大便溏泻、恶心呕吐的症状控制住了,就不需要多用。“不要一个人一吃就是10付、15付药,那就不对了。”

  熊继柏称,《黄帝内经》的《灵枢·寿夭刚柔篇》讲:“人之生也,有刚有柔,有弱有强,有短有长,有阴有阳。”人的体质是有差异的,有刚柔的区别、有强弱的区别,有肥瘦的区别、有阴阳的区别,何况还有老少的区别。总之,我们要针对不同的体质,根据患者不同的表现,随证施治。

  未病先防 既病防变

  “中医有一个一贯的原则,就是治未病。第一是未病先防,第二就是既病要防变,通过整体调节人体平衡,提升自身免疫力,要防止陷邪深入,病情发展为由轻变重。”熊继柏称。

  针对未病先防,熊继柏推荐了一个适合普通的人群特别是幼年儿童人群的方子,即银翘散加减的一个方,用了银花、连翘、甘草、板蓝根解毒,用了芦根、桑白皮清肺热,用了荆芥、薄荷辛凉透邪,所以它是一个清肺解毒、御邪在外的方,普遍的人都可以用。

  他指出,预防药分量不要重,用的时间也不需要长,不主张大家天天吃这个药,三到五天即可,不要把它作为饮料去喝,也不要一天都吃这个药。现在预防重点是要早发现、早隔离、早治疗,这是关键。全方位严密隔离措施,这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对于既病的准确防变,熊继柏以第一期初热期的一种证型——咳嗽微喘为例,进行了分析阐述。

  他认为,这个时候病人的表现是以咳嗽为主,有的发热已经解除了,有的发热不严重,重点是咳嗽兼有气喘。气喘并不明显的时候,但是有胸闷,还有咳痰,咯痰不爽,咽喉痒,当然还有兼证,比如食量差、大便不溏或者是大便溏。这个时候脉滑或者是浮滑,舌苔有薄白的也有薄黄的,这是初热期,主症刚刚表现为咳嗽。

  因为肺的特点,一个是主宣发,一个是主肃降,凡是外邪闭肺,不论是什么邪气,第一要宣,第二要降,驱邪找出路,要依据肺本身的生理特点来解决邪气的出路,所以这时应该宣肺止咳。因为重点是咳嗽,所以我们可以用桑贝止嗽散,即清代名医程钟龄的止嗽散加桑贝散。咳的下一步很可能就是喘促,而止嗽散没有平喘的作用,所以这个时候要用桑贝散。桑白皮和贝母就是防止喘促的,不让喘促加重。“这就是中医学讲的‘准确预防,既病防变’”熊继柏说。

  “在我国几千年的发展史上,中医药治疗了大量的瘟疫病,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中医不仅能治慢病,在抢救过程中,也有很多好办法,但关键是,现代人有多少人真正掌握了?真正学会了?中医药使用准确得当,才能取得可靠疗效。”熊继柏说道。(记者 李保金 北京报道)

  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